七夏_Doria

谢谢你曾经喜欢我。

【毕侃】Trouble Maker

恋爱流水账毕侃番外车,我真的要写死了。

勉强算是:雯雯翻身农奴&李侃哭着求上

先试读,喜欢的话点链接查看完整剧情❤

送给我兔的!!!

————————————

毕雯珺一直对李希侃的工作耿耿于怀,开玩笑,舞蹈老师诶,天天要和那些不知道抱着什么想法的男男女女肢体接触,想想他就脑瓜子巨疼。

“干嘛啊…臭着一张脸…”李希侃含着毕雯珺刚给他剥的棒棒糖,拽了拽男朋友的下衣摆,“唔…我这不是没办法嘛,Yuki临时请假,我帮她代一节课,不要不高兴了好不好?”

毕雯珺是很冷酷的,人设摆在那里,所以他要无动于衷,但还是默默的替李希侃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这是习惯,他想。

李希侃坐进副驾驶,等着毕雯珺也坐进来后,按住他拿钥匙的手。

“老毕,气性那么大啊。”狐狸瞅了瞅前挡风玻璃,嗯,外边没人。他嘟起刚吃过棒棒糖的嘴,凑到毕雯珺面前,黏黏糊糊地哄道:“吃不吃糖?猜猜看什么味道嘛……”

毕雯珺看着亮晶晶的嘴唇,眼神暗了暗,想着自己不能这么快妥协,转过脸淡漠道:“我买的糖,什么味道我不清楚?”他抬了抬手上压着的狐狸爪子,“爪子拿开,我要开车。”

“哇,你好冷漠啊你,我吃过的糖还能是原来的味道吗!”李希侃没想到居然没撩动,气得哼哼唧唧,“我面子要没了!”

他看着毕雯珺冷漠的侧脸,又重新鼓动道:“比糖好吃,真的,不试试吗?”这次几乎贴上了毕雯珺的嘴唇,当然只是几乎,狐狸的脸皮还是有点薄的。

毕雯珺已经可以嗅到李希侃嘴唇上水果糖甜腻又带着一丝清爽的味道了,唉,吃什么不能吃亏,送到嘴边干嘛不要。实用主义者毕雯珺不允许自己做亏本买卖。

毕雯珺刚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李希侃的嘴唇,后者就一下子退回到车门旁边,正襟危坐道:“尝过了,甜吧?”说完他还眯着弯弯的狐狸眼睛狡黠地笑了笑,真的,很欠被…一顿。

毕雯珺倒也不说话,只是把车门锁好之后扯了扯领带,猛的俯身贴在了李希侃身上,对着水果糖味的柔软嘴唇一顿舔吮猛亲。

“唔……”李希侃完全招架不住憋着火的天蝎座汹汹的热情,只能一手捏着毕雯珺的右肩,一手无意识地抠着身侧的车门内壁,承受着身上人炽热的嘴唇和舌头湿哒哒的吮舔。

车里的空气越来越热,让李希侃有着缺氧的感觉,他迷迷糊糊地想:是不是窗户关太严了。

不行,温度要达到临界值了,感觉到毕雯珺的手探入衣服,开始在自己腰际游走,李希侃推了推身上的人:“回去做好不好,这是我公司附近,我难受。”

毕雯珺啃咬着身下小狐狸精致的锁骨,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求你啦,回去……”李希侃贴着毕雯珺的耳骨轻声说着,分不清是在求饶还是命令着,“…怎么都行…”也许两者都不算,这就是独属于狐狸对爱人的极端诱惑。

“你就折磨我吧。”毕雯珺顿了顿,没办法,怎么都行这个承诺还是很吸引他的,他泄愤似的咬了咬李希侃被亲的有点红肿的嘴唇,坐回驾驶座,把车发动起来。

第二天李希侃醒来毕雯珺已经去公司了,他搅着刚从保温锅里盛出来的粥恨恨地想:吃醋的天蝎真的惹不起。

————————————————

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就是李希侃这种人。

上星期刚被狠狠“教训”过一顿,今天又被Yuki拜托帮忙代课的李希侃依旧“好好好”地应承了下来。

反正老毕今天要加班,不来接我。

老话说人被教训,总是有原因的,比如,心里没数。

所以当李希侃指导完一帮高中女生,和她们亲亲切切地说过“再见”之后,看到毕雯珺直愣愣地杵在教室门口是有点惊慌的。

“老毕?”惊慌归惊慌,还是要故作淡定,显得自己不要那么心虚,“你咋来了啊?”和抚顺人呆一块儿东北味儿倒是地道得很,就是智商没提高。

毕雯珺有点没脾气,这傻狐狸什么时候能把自己说的话上上心?没看见几个小女孩那一个个带着钩子的小眼神吗。他有点无奈,把手里狐狸前两天随口提到的大田招牌甜品拎到了桌子上:“Jeffrey今天给陆定昊带了一份,我记得你想吃来着,就翘班去买了。”他没有说,光排队就花了一个多小时。

李希侃还在等着毕雯珺问他又代课的事情,他已经想好怎么撒娇卖乖,把这事混过去了。偏偏今天毕雯珺没给他机会,平时温温柔柔的男朋友没再说话,放下塑料袋转身就只留了个背影给他。

“喂…”看着男人马上就要迈开步子,李希侃张了张嘴,感觉嗓子好像被黏住了,只能发出没什么意义的单音节。

毕雯珺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身来,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小男朋友,他歪了歪脑袋,等着李希侃张口。

“你…这就回去啦?”看毕雯珺停了下来,李希侃的傲娇劲儿又上来了,他冲桌子上的点心袋子努努嘴,“我一个人吃不完,得有你帮忙。”

毕雯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几乎快翻了个白眼,硬邦邦地甩了一句话过来:“吃不完就扔了吧,我不爱吃。”说完他转身又要走。

李希侃这次是真的有点慌了,也顾不得他那傲娇性子和所谓的“钢铁直男的脸面”,他快跑了两步,紧紧抓住了毕雯珺腰侧的西装布料。

“老毕…你真的生气了?”不顾自己跳舞跳的一脑袋汗,李希侃把头贴在了毕雯珺的后背中心。他放开西装布料,不安分的爪子滑到毕雯珺微凉的手上,轻轻握住,脑袋蹭了蹭身前人的后背,“我也是没办法…Yuki是真的有事,别的舞蹈老师都不在,只有我能替她上课。”

轻轻飘飘的肢体触碰是狐狸撒娇讨饶的拿手好戏,毕雯珺跟自己说这次一定不能心软。他的手抽了抽,轻松地甩开了李希侃的手。

我靠,居然这么容易就甩开了!意识到李希侃握得完全不紧之后毕雯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他根本不在乎我!

“行了,我还要回去上班,一帮人还等着我开会呢。”还是那个很冷酷的毕雯珺。

被甩开手的李希侃也很委屈:老毕居然甩我的手!他真的生气了QAQ

看李希侃被甩开手之后没有吱声的意思,毕雯珺心中烦闷不已,这次真的不能再妥协了,这只狐狸根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我说了要回去开会,公司比这里更需要我,你好好代课吧。”

第一次被毕雯珺这样对待,被宠坏了的李希侃完全受不了,鼻子一酸“啪嗒”掉下来一滴豆大的眼泪。

李希侃张开双手环住毕雯珺的腰,紧紧地,死死地扣住手腕:“你别走,我需要你!我比任何人都需要你!”

“……”毕雯珺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安慰他?回抱他?像以前那样轻轻帮他撇去额角缓缓下滑的汗滴,然后说一声:先把汗擦了我们再说?但是,这次不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家狐狸的秉性,都是假象,一切讨巧卖乖只是为了蒙混过关。

毕雯珺,想想吧,你不在的时候他在和高中女生跳trouble maker呢。听着舞蹈教室还没来得及关掉的trouble maker,毕雯珺脑子里不由得浮现了李希侃和女孩子们跳舞的画面。

李希侃要是知道毕雯珺在想什么他一定会大呼冤枉:我可是全程对着个椅子完成示范动作的啊,别说和她们跳舞了,我连她们长啥样都没看清楚!

显然毕雯珺和李希侃此刻并没有心灵相通,两个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自怨自艾里不断加戏,都是让人拍案叫绝的好演技。

见毕雯珺没有对自己做出任何回应,李希侃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伤心,本来想憋回去的眼泪索性也不管了,任由它们浸湿毕雯珺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

在张贤胜和金泫雅交织的歌声中,毕雯珺听见了自家狐狸断断续续的小声抽泣,唉。毕雯珺到底不是一个实打实冰冷的酷哥,他叹了口气,要转过身却因为李希侃抱得太紧而没有成功。

“松开。”他拍了拍在自己小腹前紧扣的狐狸爪子,示意对方松开手。

“嗯…我、我不要…我不要松开。”李希侃心里慌慌乱乱的,这个时候松手,他真的不知道毕雯珺还会不会留下了,“我错了,老毕,我错了,你别走……”到底手还是被扯开了,李希侃看着转过身来的男人,赶紧机智地抓住了眼前的衬衫前襟:“你别走好不好……”

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家狐狸现在的模样有多么可怜:头发因为还没干就在西装上瞎蹭,现在乱七八糟地立在脑袋上,由于出汗的缘故还有点打缕;鼻尖和眼圈都泛着微微的粉红色,眼角由于眼泪的浸泡甚至有些鲜红;巴掌大的小脸上是蹭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泪痕,仔细看还能看到上面粘着几根西装外套上蹭下来的黑色绒毛。

看着依旧冷眉冷眼的毕雯珺,李希侃的手不由得攥得更紧了一些,他鼓了鼓勇气,踮起脚尖吻住了毕雯珺眼下那颗此刻显得格外冷漠的泪痣。他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那颗泪痣,呜呜咽咽地说:“乖,不跟我生气了行吗…唔…是我不对…真的。”

其实毕雯珺心里已经原谅李希侃了,在看到李希侃眼睛里小心翼翼的情绪时,毕雯珺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个东西,怎么,能让他的宝贝狐狸受这种委屈呢?

毕雯珺还没来得及说出那句:我们先把蛋糕吃了,就被李希侃突然甩出的一句:“雯雯同学我教你跳trouble maker吧。”给堵了回去。

这是李希侃急中生智想出来的法子:我亲自贴身教他trouble maker总能消气了吧?

虽然还在抽鼻子,但趁着毕雯珺还没有反应过来行动派李希侃已经做好了该做的准备:把音乐重新调好,发型整理一下,甚至……把门锁紧。

看着呆愣在原地的毕雯珺,李希侃揉了揉鼻子,低着头说道:“你穿的西装,不方便,所以你跳男步吧。”也是羞赧的不行。

其实,李希侃根本没想让毕雯珺真的学怎么跳,他只是想借着这个由头展现一下自己诚恳的悔过之心。所以在音乐开始之后,李希侃并没有指导毕雯珺该做出什么样的动作,而是径自贴着毕雯珺跳起了女步。

这个剧情发展真是让毕雯珺始料不及,生个气就有这么大的福利?毕雯珺虽然平时木,但是关键时刻该得寸进尺的时候他可不会放过。

贴着我跳舞?那你可得贴紧了。

————————————

点击链接查看完整剧情

所有链接都挂了…连百度云也不能幸免…
最后补了豆腐的链接,希望你们能看到…
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哦,我真的努力了。

评论(121)

热度(675)